??在全国各地多个城市抱团求发展的潮流下,在经济发展较为落后的贵州以贵阳和贵安新区为核心辐射遵义、毕节、安顺、黔南和黔东南1等周边城市的33个县市的黔中城市群也由此顺应而生。据统计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末黔中城市群的GDP总量和人口总量分别占贵州省的76%和75%。但随着当今社会对数据的看重以及贵州得天独厚的气候、地理优势,贵州也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然而,作为贵州东大门的黔东南明明有着其他城市不可比拟的交通优势,但发展道路却不甚明朗……

【注1】黔南州和黔东南州分别指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和黔东南侗族苗族自治州,首府分别为都匀和凯里。

【注1】黔南州和黔东南州分别指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和黔东南侗族苗族自治州,首府分别为都匀和凯里。

??01 贵阳经济发展领先优势弱?黔东南发展潜力大但限制也多

??不同于多数省会城市在省内的经济优势显著,贵阳在各方面并未和城市群内其他城市拉开太大差距:贵阳的GDP、人均可支配以及城镇化率均位居城市群第一位,但GDP增速和常住人口数量却低于省内第二大城市遵义,同时商品住宅平均价格也不算高。从这些方面来看,显然贵阳在较长一段时间内仍需是省内发展的核心,但贵阳今后的发展潜力却不容小觑。由于贵阳气候凉爽,高海拔、低地震带使得贵阳成为天然的“机房”,因此有不少企业将数据中心迁至贵阳,为贵阳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从经济总量及增速来看,遵义和毕节的GDP分别排在城市群中二、三位,而作为贵州省东大门的黔东南,其经济增速则高居城市一位,发展潜力大。而从常住人口数量来看,毕节和遵义的人口数量都在600万以上,超过贵阳成为城市群的一、二位,其余城市的常住人口都不足400万。与此同时,城市群的人口流出现象也十分严重,除贵阳外,其余城市的常住户籍比均小于1。

??在人均可支配收入上,省内第二大城市遵义仍紧追贵阳,以27097元/人位居城市群次席,其次是黔南、黔东南和毕节,安顺则是唯一未超过25000元的城市,排在城市群末位。

??在城镇化率上,除贵阳外,各城市的城镇化水平都不高,黔南、安顺和遵义分别排在城市群二至四位,城镇化率也都超过了45%。在商品住宅成交均价上,多数城市的价格也都位于5000元/平方米以下,差距不大。综合来看,各城市的发展差距不大。

??经济发展潜力巨大的黔东南地处贵州省东南部,东临湖南怀化,南接广西柳州,是长三角和珠三角入黔的第一站,区位优势十分突出。而贵广、沪昆高铁与黎平、黄平机场的加持为当地的经济发展提供了便捷的交通条件。此外,黔东南的矿产、水能及旅游资源丰富,同时也是我国的重点林区之一。从这些方面可以看出,黔东南的发展条件很是优越。

??但与优越的发展条件相比,黔东南发展也受到了各方面的限制。随着国家对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的日益重视,绿色经济成为西部地区的主要发展路线。这意味着尽管黔东南资源丰富,但诸如矿产开采等工业开发相对会受到限制。从历年第二产业所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在逐渐下降就证实了这一点。

??除此之外,州内各县市的发展也极为不均衡。凯里作为首府,集合了大部分资源,其生产总值占全州的四分之一。而黔东南共有16个县市,除凯里外其余县市的经济基础太过薄弱,所占比例均未超过10%。

??02 贵阳配套密度优势凸显 对安顺辐射作用较强

??在配套数量上,贵阳以7.6万间高居城市群首位,约占黔中城市群的40%。遵义则以5.1万间排在次席,高于贵阳的常住人口数量以及较好的经济基础,带来了更多的消费需求;以旅游为主要产业的安顺、黔南州和黔东南州分列第三位和第四位,配套总量都在2万间以上。

??相比于有着黄果树瀑布的安顺、西江千户苗寨的黔东南州和荔波大小七孔的黔南州,毕节的旅游景点名气稍弱,并且居民购买力也比较低,因此其配套总量仅有1.4万间,位于城市群末位。

??就配套密度来看,省会贵阳领先优势更大,每平方千米配套数量达到了9.52家。由于受贵阳辐射作用影响,安顺超过遵义排在次席,但也仅有2.2间/平方千米,遵义以1.64间/平方千米的配套密度紧追其后。黔南、黔东南和毕节的配套密度均不足1间/平方千米。

??就实际数值差距而言,除贵阳外,其余城市的差距并不大,均在2.5间/平方千米以下。配套密度指标的差异,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黔中城市群目前的城市发展情况:贵阳毫无疑问是目前城市群内发展最好的城市,各项配套相比于城市群内其他城市都更为完善,而其他城市则是由于面积较广,山区较多,加之人口密度较低,需求较少,因此配套密度相对较低。

??03 城市群内餐饮消费水平不低

??日常餐饮配套方面,小吃种类繁多的贵阳以2.32万间的餐饮数量位居首位,人口大市遵义以1.41万间位居第二;以旅游带动的消费的安顺餐厅数量以0.55万间排在第三位,但相比于其后的黔东南州、黔南州和毕节等市领先不多,大多数城市的餐厅数量在1万间以下。

??就餐饮消费水平来看,贵阳依旧高居首位,人均消费达到39元;在旅游人群的推动下,黔东南州、遵义、安顺、黔南州的人均餐饮消费均达到30元以上;而人口大市毕节的人均消费与餐厅数量一样,同样排名城市群末位,但也达到了28元。整体来看,参考黔中城市群的经济水平,餐饮消费水平整体偏高。

??04 长三角方向成为流出首选 但必经之地黔东南人口吸引力却弱于黔南

??人口迁徙方面,经济较为发达的沿海地区如长三角区域和广东地区成为城市群内人口流出的主要方向,共计承接了黔中城市群约56%的流出人口,其中长三角地区以36%位居第一,成为城市群流出人口首选,广东接收城市群的流动人口比例也达到了20%。在省外城市中,贵州省周边的城市如怀化、重庆、昭通、泸州等也成为了流动人口的选择,合计占比9%。可以看出,城市群人口外溢情况十分严重。

??流动人口在城市群中的首选依旧是贵阳,以13%的比例位居第三。根据克而瑞调研数据显示,在该地的外地客群中,多来自于贵阳周边的城市,如毕节、遵义、黔南、安顺等;黔南以4.5%排在第四位,联系铁路走向可知,贵广高铁途经黔南,为该地吸引了较多的流动人口;煤炭储量丰富的六盘水及工业基础较为发达的铜仁超过城市群中其余城市,分别位列省内三、四位;毕节、黔东南、遵义汇聚的流动人口比例较少,在1%~3%之间。而安顺汇聚流动人口的比例几乎为零,但联系城市群内铁路走向和人群流动方向就不难理解,安顺位于沪昆铁路的贵阳至昆明段,因此很难对流动人口产生吸引力。

注: 黄色圆点越大,代表该地汇聚人口的比例就越大

注: 黄色圆点越大,代表该地汇聚人口的比例就越大

??联系铁路的走向及城市群人口的主要迁徙方向,最令人感到惊讶的是黔东南汇聚流动人口的比例却低于黔南、毕节,仅有1.66%,且主要来自于黔南。通过地理位置可以看出,黔南北部的福泉等地与凯里相接,而凯里是沪昆高铁线路上的主要站点之一,再加之人群流动的主要方向是长三角地区,因此黔东南的主要外地客群来源于黔南地区。

??再看黔东南人口外流方向,省会城市贵阳占比最大,为13%,但省外才是该地人口外流的主要方向:上海、金华等长三角城市和东莞、广州、深圳等珠三角城市也分别接收了该地32%和28%的流出人口,周边城市怀化也汇聚了9%的流动人口。且由于黔东南地域较广,与怀化和贵阳距离比到凯里更近的城市居民则更有可能选择先到这两个车次选择更多的城市,因此黔东南的流动人口汇聚比例就比较低。

??05 缺乏核心竞争力 交通优势只是“利好”过客

??总体来看,黔东南的发展条件优越,沪昆、贵广及两座机场等便捷的交通为黔东南的发展添砖加瓦,但从流动人口汇聚比例来看,这一优势没为黔东南带来正面影响,主要还是自身的产业结构、均衡发展等方面存在短板:

??一是作为支柱产业的农业和旅游业仍需进一步培育,目前能带来的消费需求和就业岗位也相当有限;

??二是首府凯里与其他县市的经济发展较大,州县配套发展也不够不完善,整体城镇化率不高;

??三是对环保要求比较高,山林矿藏的开发受限。

??在经济体量小、配套缺乏、辖管的众多县市发展较为落后、支柱产业优势尚不突出等问题面前,如今的黔东南依旧缺乏核心竞争力,交通优势这一王牌难以弥补这些发展短板。如若不尽快找到自身独特的竞争力,便利的交通只会让更多的人口迁出,长此以往,黔东南的发展只能落后于城市群内其他城市。